[学生兼职论坛]抗战时期发生在滦县境内的战斗

admin 网络整理

  3、《滦县革命史》节录

  4、陈家沟战斗

  三、发动民主、民生斗争。在比较巩固的地区,党组织通过抗日政府发动群众开展了反贪污浪费、推行合理负担、查黑地、减租减息的运动。这些运动的开展,推进了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发展与建设,为抗日政权的巩固和党组织发展抗日群众组织的壮大奠定了基础。

  1943年冬,日军为封锁铁路南北抗日游击区的联系,除了加强雷庄据点和杨庄子据点的防护外,还在雷庄以西前巍峰山(现属古冶区)南的铁路道口增设了一支日军巡逻队,严密监视过往行人,企图彻底堵住铁路南北抗日根据地间的这条通路。中共滦卢县委指示滦卢一区区委书记刘正修,必须短期内打通这条路,否则,抗日联络工作将会受到严重阻碍。但是,这个任务不好完成,日军防范很严,禁止任何人接近这个路口。刘正修终于想出一个办法。原来日本兵为了取暖,迫令伪保长派人去给他们烧炕,可以乘这个机会做文章。刘正修派河新庄14岁的儿童团长王良去完成任务。王良接受任务后,经过两三天熟悉情况,摸透了鬼子兵的活动规律,打消了鬼子兵对一个小孩的防范心理。一天傍晚,小王良背上干柴又给鬼子烧炕去了。他把火炕烧得热乎乎的,巡逻归来的鬼子钻进暖融融的屋子就脱衣睡觉,小王良继续烧火添柴,待把一锅水烧开,巡逻兵已全进入梦乡,只有一名岗哨在寒风中不停地跺脚。王良一看时机已到,迅速将捆在柴草中的一包炸药拽出,塞入灶膛,王良一个箭步窜出小屋,一声巨响,8名熟睡的日本巡逻兵连同这座小屋一齐飞上了天。从此之后,日军再也没敢派巡逻队来,这条通路又被打开。

  第五次“治安强化”期间(1942年10月28日~12月8日),日军方面还制定了“大扫荡”计划,称为“冀东一号终期作战”,与五次治强同步进行。在此期间,滦县境内日伪大量增兵,加之青纱帐已倒,敌之沟壕堡政策得以推行实施,根据地、游击区损失惨重,大小惨案连续发生。党组织和抗日武装处于隐蔽发展、积蓄力量阶段。此期境内无重要战斗。

  2、张小川回忆录

  冯闻智回忆录

  2、进入夏季,青纱帐起,冀东军分区发动了第二次恢复基本区战役。在夏季攻势中,滦县境内主要开展了反挖沟、反贪污浪费、反伪县长隋铭福的群众运动。在抗日武装斗争方面,主要进行了砸伪大乡、大破交。在此较巩固的地区,抗日政府发动了民主民生斗争。(附件4)

  1941年3月30日至同年9月,日伪军连续推行了第一、二次“治安强化”运动。

  一、大破交。为了切断敌人的交通、通讯,在丰滦、昌乐县境,一区队在区小队配合下用两天时间将通往奔城、胡各庄、汀流河、司各庄、长凝、曾家湾、张各庄等较大据点的公路挖为数段,并炸毁曲荒店、王土两座桥,砍掉全部电线杆。

  3、干河草战斗。

  在此期间,伪华北治安总署为加强对八路军游击根据地的破坏,在滦县城内设立了“唐山行营前进指挥所”。由伪治安军军咨局长田文炳、总次长杜锡均坐镇指挥。这个机构以迁安、卢龙北部山区为战术要点,在两个月的时间出动第四、第六两个集团(每集团辖2个团),对丰润东部、迁安、卢龙、滦县、昌黎北部地区进行“扫荡”,在寻找抗日主力作战的同时,对以上地区的抗日群众实行灭绝人性的屠杀和摧残。

  1942年7月2日,冀东八路军主力第十二团二营在迁滦卢基干队配合下,于滦县商家林附近马各庄以南截击伪治安军汽车3辆,歼伪治安军副团长傅铁石以下70余人,尔后攻破樊各庄据点。

  为确保这一计划的实施,还成立了专门机构――挖沟委员会。同时从沿海抓了大批民工、大车和物资,由民工自带粮草和工具,准备在1943年春节过后施工。

  新形势下的武装斗争采取了新的斗争方式,由被动应战到主动寻机打击敌人,这是滦卢地区县区武装斗争的新起点,标志着县区武装力量的壮大和斗争艺术的提高。

  第三次“治强”是从1941年11月1日至12月25日。这个时期的基本特点是: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的防卫重点由冀东转移到津浦线,冀东地区的防务由伪华北治安军“独立承担确保”。